宇宙-(短文)

我曾經歷過, 世界的顏色改變的瞬間,
童年時代的世界很狹窄。
狹窄的教室、狹窄的人際關係、狹窄的視野。
即使如此, 小孩子仍然有無限大的夢想, 不會注意到所處環境有多狹窄。
小時候的我也是如此。

「好了!寫好了!拿著剛寫完的小作文, 我滿眼透露出興奮的光彩, 像看著一篇創世大作一般滿足的點點頭。
放學後的教室裡只有我和其他三個小孩還逗留在教室。
聽到我激動的聲響, 坐在後桌綁著兩邊子的范彤探頭問:「何築, 你已經把回家作業寫好了?」
同桌的王東也轉身丟下筆一把抓走我的作文:「哈哈哈何築, 你寫了什麼啊? “長大後的夢想是成為太空人”?好帥喔!」
「別唸出來, 好丟臉啦。」我拿回小作文, 輕輕地撫平上面的皺褶。
「為什麼?這夢想很像阿築你的夢想啊」王東好奇的問。
「對呀!如果是何築, 好像就能實現這個夢想!」范彤也在旁邊笑笑的說。
「是、是嗎….?」
「可以的, 可以的!然後還可以上電視!」
看到兩個人都很支持我, 年幼我滔滔不絕地對他們述說著我的夢想。
「其實我想知道宇宙的邊際在哪裡,聽說宇宙現在還在慢慢膨脹喔!那麼, 正在膨脹的宇宙末端的另一邊,是否就是宇宙的外側呢?思考這些你們不覺得很興奮嗎?」
王東懵懂的抓抓頭, 「嗯….?抱歉, 我不太懂這些。膨脹….?」
「總之, 我想寻找大家還不知道的事情!」我對兩人露出了陽光般的笑容。
儘管兩人無法了解我對宇宙的熱情, 但就像這樣訴說著也能帶來種莫名的興奮。
夕陽緩緩地落下, 照到教室裡的光亮也變地微弱。
「何築, 回家了!我們在外面等你啊。」王東對還坐在位置上的我大喊。
「嗯, 馬上來!」我背起書包準備往教室門口跟王東和范彤會合。
砰!
我背著背包往門口跑時不注意地撞到教室中的另外一個人。她手上的書也被我撞到地上。
「啊, 抱歉, 把你的書….」
「沒關係。」
我彎下腰撿起書還給他。
順便偷偷瞄了一下書名: “怪奇貓咪叔叔(非常恐怖版!)”
「…….」
「你….喜歡看恐怖類的書嗎?」我有點不厚道的問。
這個年紀的女生不是都喜歡看浪漫的公主與王子嗎?她真的跟大家講的一樣很奇怪。
「不是, 我喜歡的是貓。」她很鎮定地回答。
「哦…」
這個奇怪的女孩的名字我不太記得。但大家都叫她:”角落者”。這個班上坐在最角落位置的女孩。每天放學後都在教室看書, 看到學校快要關門時才被警衛叔叔叫回家。因為是個不常說話而且總是獨來獨往的人, 所以是角落者。
「額..我記得你是叫秋……」我努力的回想學生名單上的名字。
「何築。」她打斷我的思考。
「嗯?」她第一次叫我的名字, 總覺得有點怪怪的, 而且這麼突然是要幹嘛啦。
「你為了尋找科學還沒查出的事情, 所以想去宇宙嗎?」女孩面無表情的道。
「啊….你都聽到了嗎?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成為太空人。」我害羞的抓了抓頭。
「你應該可以吧, 你成績超好的。」
「是、是嗎?秋…….」
「不過, 離我們身邊很近的地方, 就有個未查明的地方啊。」女孩看著我的眼睛, 認真的說。
「咦?」
離我們身邊很近?有這種東西嗎?現在科學不都已經查明了地球上所有的東西了嗎?我思前想後也沒想出什麼是像這個女孩說的東西。
女孩升起食指, 指著自己的頭道:「這裡, 人類的大腦。」
我麻木地站在那裏, 看著眼前的女孩。
「不需要大費周章到地球外, 只要在房間裡靜靜的思考自己體內的事, 這樣就像探索宇宙一樣, 能滿足你的探究心才對。不過, 你好像不屬於那種人, 你好像更熱愛室外活動。」女孩嘴角上揚, 「比起去不了的宇宙, 去得了的宇宙比較吸引你。」
我像被釘子釘住一般, 無法動彈的回味女孩剛才所講的話, “去不了的…..宇宙…..就在腦袋裡….?”

我受到了很大的衝擊。
到目前為止, 我從沒思考過人的體內有什麼。
然而, 在這狹窄的教室裡, 上一樣的課, 呼吸一樣的空氣, 有個小孩正在觀察完全不同的事物。

有個小孩跟我擁有不同的宇宙。

秋……對了, 她叫秋緒。
秋緒, 你的眼睛看到的世界, 是什麼樣的顏色呢?
我好想知道, 如果我的宇宙和你的宇宙相連, 世界會變成什麼顏色呢?
從那天開始, 我想接觸你, 想了解你, 想知道你的宇宙是什麼樣子。
腦子老是在思考那些事。
如果有天我對你說:「你害我沈迷於去不了的宇宙了」, 你會露出什麼樣的表情呢?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